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组工文化 [本页支持双击滚屏] 分享到:
字体大小:
“拆词”的意趣
发布时间: 2017-08-16   访问量:0   信息来源:   姓名:   保护视力色:

最近微信上流行一个段子,标题叫《12个最内涵汉字,道尽人生真谛!》。比如,“劣”字是“少”字下面放个“力”,比别人少出力,必然差人一等。再比如,“舒”字,左边是舍得的“舍”,右边是给予的“予”。所谓“舒心”,就是“舍得给予别人,自己就能收获快乐”,等等。

字如此,词亦如此。在组织部门从事基层党建工作两年多时间,一些耳熟能详的词在“分割”、拓展中,也会有不一样的味道。比如,在形容工作分寸的把握上,有一个词堪称经典——“过错”。你既可以把她理解为一个名词,也可以理解为“凡事过了,就有可能错了。”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事迹材料对我们并不陌生,但总体感觉“高大全”的例子太多,废寝忘食投入,积劳成疾有之,夜以继日工作,不念亲情有之……现实生活中的确不乏这些好典型,但如果过多渲染和人为拔高,只能让普通人发出“可敬不可学”的感叹,反而起不到好效果。演员李雪健在出演《焦裕禄》时火了,出演《杨善洲》时却是不温不火。在总结时,李雪健深有感触地说,“所有的大爱要有小爱托着,那才会丰富、动人。造神最容易引起逆反心理。”由此可见,分寸火候把握的重要性,过了,就有可能错了。

基层工作,不少同志都怕群众上访、信访,避而不见、见到就跑的现象时有发生。一位在农村工作多年的乡镇组织委员告诉我,群众上访,有些诉求是合理的,有些诉求是不合理的。但无论合理和不合理,都要给个说法,落脚点是“说清”。“说清”其实不简单,政策不吃透,肯定说不清。但政策吃透了,不愿意和群众“说”,一样不“清”——群众不清楚,自己不清白。听到这样的工作感悟,霎时觉得我们基层干部真的是不简单、不容易,他们整天和群众在一起,他们的言行就是党的形象。对机关干部而言,也是个警醒,制定的政策是否考虑工作延续,是否出现前后矛盾,是否做到切实?等等。以其昏昏使人昭昭,只会给基层工作添乱添堵了。

前些年,由于种种原因,在我市一些地方,尚有少部分农村党群服务中心阵地缺少或面积不达标。为此,市委书记将这项工作作为自己的基层党建“书记项目”,安排市级基层党建专项经费按照15万元/村的标准进行奖补。即使这样,还会有一定的资金缺口。有的村一筹莫展,万般困难,有的村却不等不靠,迎刃而解。有这么一个村,把党员群众全部发动起来了,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。等到投入使用的那一天,工程铭牌上把乡贤、在外创业人员捐款情况,甚至是本地党员群众出义务工的情况全都记了下来。党支部书记深有感触地说:“困难,就是事情没做,自己先困住了自己的思想和行动,最终肯定难办。”想想还真是的,不仅仅是党群服务中心建设,很多事情,本不复杂,是我们想多了,干少了,犹豫了,耽搁了,所以才会变得难。

随着党内学习教育的不断深入,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也在向每一个支部、每一名党员延伸。近年来,我省推广基层党组织统一活动日制度,在每个月的固定时间,基层党组织都会集中开展各类活动,而这其中,会议是一个重要形式。在走访调查中,一位农村老党员反映,一些地方,“会议”只有“会”,没有“议”,支部书记“一言堂”,普通党员参与积极性打折。老党员说得很中肯,也很到位,形式固然重要,但仅有形式肯定是不行的,村里的事情商量着办最为重要。为此,我们和基层党组织一起研究探索,引入公开质询,在开展组织活动时,党员可以对自己关心的党务、村务、财务工作发表看法,支部书记要“接招”答题。再比如,对“三资”管理、低保认定等热点问题,首先是党群议事会充分讨论,大家是议事主体,村委会是执行主体,村务监督委员会是监督主体。这一做法坚持近两年时间,群众猜测少了,基层矛盾少了,党群关系更加和谐了。拆一个词,促发基层治理的种种创新,这是个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拆字有意趣,可以拆出想法。词是字构成,拆词也有意趣,拆好了,不仅催生新想法,更能促成解决问题的好办法。(张行)

扫描二维码收藏本页面链接
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